全球廣論

0:00
3:00
Embed Code
options

瓶密諸灌頂,由尊重恩得,行者身語心,清淨成就器。由圓滿定支,所生資糧故,速當得成就,是住密咒規。
  前面這個是大乘的共基,不管是顯教或者密教,你在這個共同的基礎建立穩固了以後,如果你覺得力量夠強,走最快速的路子,那麼那個時候就可以進入密教。實際上密教不但是最快速的路子,它還有一個特點,什麼特點呢?什麼特點?這個快速不僅僅是自利,而且還要利他。為什麼說兩樣東西都對自利呢?因為你發大菩提心的特質是什麼?就是說你為了要解決一切眾生的苦惱,那麼雖然你發了這個心,但是要解決他的苦惱,還要學這個解決苦惱的方法。拿我們現在長夜無明當中,這種無知、無識,救自己都救不了,你怎麼救別人?所以他一定還要最正確圓滿的方法,這個最正確圓滿的方法,還非佛不可。
  所以說,為了你要的的確確如實地能夠把所有一切人救起來,那你還得非具有佛的智慧,單單那個悲心不夠。你有了佛的這個大智的話,你那個悲心才能夠徹底地圓滿。所以那個時候,他要以最快速的方式,最直接的方法來學,那個時候才是學密。同時因為你具有這種大慈悲的心,所以那個時候你才堪於接受諸佛的最圓滿的大法。要不然這個大法傳給你,你不行。現在叫我們做一點事情,小哎喲,一點的事情啊,你覺得自己就受不了。做一點事情都受不了,這個無上的大法你怎麼可能?所以我們作為一個容器,要接受好的東西,你那個容器一定也要相應。
  我隨便舉個例子來說吧,譬如說,現在說我們跑到街上去要想買一套傢俱,啊,這套傢俱是美得不得了!你很想要,結果你家裡那個房子是個破草蓬,請問這個傢俱買回來對你有用嗎?一點用場都沒有!不是很明白嗎?再不然你一個身體,說:「唉呀,這個藥非常好!」結果你身體是弱不禁風,虛弱得不得了,那個補藥一吃進去,馬上把你吃死。這所以為什麼我平常的時候,一開頭的時候,我們真正要注意,要先把自己成一個法器。做一點小小的事情:「哎喲,這個不行,不行,不行!」退在這個後頭,啊,這樣。吃點小小的苦,「唉呀!總覺得……」這樣。那這完全不相應,完全不相應!
  這個道理一路上你們好好地學,將來你自然而然很多概念都清楚,都清楚的。不要說我們像大菩薩那樣的話,什麼捨頭目腦髓幫人家忙,我們眼前就是說有一點苦事情,「啊!趕快我起來!」「趕快,我去做!」你能夠這樣的話,慢慢地相應了。現在看到一點小事情,我趕快躲在那地方,不要讓人看見,最好人家做過了我就算了,那是完全不相應的境界,非常清楚,非常明白。所以前面一再跟我們說,你自己觀自己的內心相續很清楚、很明白。
  但是這個密教,修密宗的行者的確有很多事情外面都不管了,這個心情我們要分得清楚。他把那個是非,大小分得非常清楚,說我有無上的這個大目標在這個地方,我為了達到那個無上大目標起見,現在這種小事情不去管它。所以他把這個東西擺在那裡頭,他能夠捨掉,這個是對的。所以我們一定要把那個整個道的內涵認得得清楚,然後呢,在你的身心上面確定你自己走的路線,然後堅持這個原則走下去,那就對,那就對!這是為什麼我們一開頭的時候,必須要把那個整個那個道的完整的次第先認識,先認識。那時候你走的時候才千穩百當,要不然的話,東風東盪,西風西盪,聽這個人講講,覺得沒錯啊!你又想跟著他;聽那人講講,覺得是呀!跑到那裡看看也覺得這樣,跑到那裡……一生就空空浪費掉了。這我們要了解的。
  那麼現在正式地說,有了這個完全的認識,經過了這樣的一番地修持,確實有這個完整的認識,而經過修持以後有這種強悍的意志,堅強的能力,那麼學密,學得最快速的路子,而且學的是無上密。這個無上密灌的時候有四部,說「瓶」,然後這個「密灌」等等,「智慧灌」,然後一步、一步這樣地上去。而這個最完整的這種加持靠什麼?靠尊重。這個都是師長這無比的大恩才能得到,所以為什麼密教裡是特別重視那個師長。而且到了密教裡的師長,跟我們普通侍候師長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樣,完全不一樣。這個裏邊有特別道理,如果自己條件不夠的話,密教承事侍候師長的這種方式我們不能用。
  密教侍候師長的這種方式的話是這樣的,他隨便拿一個東西:「你看這個,這個是什麼?」我們看是黑的,他告訴你白的,你就是把它看成白的看。你不要說,那個老師告訴你是黑的∣∣他反正告訴我白的,我就當它白的,但實際上是黑的。不對!老師告訴你是白的,你的心裡應該這樣想:對的,白的!但是因為我的業障的關係,我看出來就是黑的。你要自己無比的懺悔的這個心情,就是這樣。他拿了一個鞋子告訴你:帽子,你馬上戴在頭上,這就是帽子。為什麼?為什麼這個樣?他有很多理由在,不是說嘴巴上面應順他,你心裡面也要這樣。 #全球共學
over 2 years ago